專訪李光潔:拍《刀背藏身》滿手水泡,許晴是劇組的哆啦A夢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青青青视频免费观看2020_青青青视频免费线看_青青青视频手机在线20年观看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采寫/良小涼) 法國時間5月24日,李光潔接受鳳凰網娛樂專訪。與《刀背藏身》劇組一起來到戛納的他,一見面就迫不及待的聊起瞭《刀背藏身》中飾演的沈飛雪,他說這次挑戰瞭一個長城大刀繼承者,也是武功高強、赫赫有名的軍人。
影片在2016年開機,在那之前李光潔已經看過徐浩峰的《師父》和《箭士柳白猿》,對他有所瞭解,徐浩峰電影的語境太新鮮瞭,他的風格在目前的武俠電影裡沒有見到過。李光潔稱徐浩峰對演員在武打層面的功力要求很高,接連用實在、長鏡頭打來形容拍攝難度。
為此,他特意練習瞭形意拳和八卦掌等拳法。不過拍戲的時候,手握真刀的李光潔,還是磨出瞭滿手的水泡。他開玩笑說,拍的時候被導演看見瞭,還以為能獲得導演的心疼,結果導演就說瞭一句你握刀握太緊瞭,然後就走瞭。
除瞭打戲,李光潔對徐浩峰關於臺詞的要求,也感觸頗深。很多時候演員說臺詞,都會變成人物的語言,多一個字少一個字,或者標點符號大傢斷句、語言節奏都不一樣。但是在徐導的電影裡你會發現,他的臺詞非常精煉、風格化明顯,能精準的表達人物。
影片中李光潔與許晴對手戲最多,他形容許晴是一個特別溫暖的人,晴姐在組裡特別關心每一個人,她就像哆啦A夢一樣,經常變出好吃的、好喝的給你,她會準備很多東西在現場。
工作之餘,李光潔表示自己一個月前開始追《權力的遊戲》,並且要攢著一股腦看完。對於備受爭議的大結局,他也曾發微博熱烈參與討論,說因為劇本被泄露瞭,但我更喜歡泄露之間的結局。其實大傢批評大結局,說什麼的都有,罵的多難聽的也都有,馬虎炮誰都會。
談及這次來到戛納,李光潔開玩笑表示,並不會與好兄弟雷佳音交流,他不會懂的,告訴他也不會懂。

采訪實錄:
《刀背藏身》演武功高強的軍人,在片大打形意拳八卦掌
鳳凰網娛樂:這次知道要來戛納感覺心情怎麼樣?
李光潔:挺緊張的。
鳳凰網娛樂:聽說你閉幕那天會跟《刀背藏身》的劇組一起走紅毯。
李光潔:對。
鳳凰網娛樂:多久沒跟劇組碰面瞭?
李光潔:我殺青之後大傢就,徐導就沒再見過,黃覺老師見過,晴姐見過,傲月也見過。
鳳凰網娛樂:這次跟《刀背藏身》一起來戛納,可以介紹下你飾演的沈飛雪麼?
李光潔:他是一個長城大刀的一個繼承者,是一個武功很高強的一個軍人,在抗日戰爭長城大刀會戰上赫赫有名的這麼一個軍人。後面的人物命運,大傢要看電影才知道。
鳳凰網娛樂:這次的武打戲份有什麼特別之處?
李光潔:他的電影你不覺得都特別實在嗎,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不用替身,都是演員自己打,所以大傢就會覺得特別實在,而且他喜歡長鏡頭打,這就對演員對於武打上面的功力要求特別高。我們基本上拍其他戲不拍戲的時候,大傢都是在摸詞、摸戲,但是拍徐導的電影大部分的時間都摸動作,因為他對動作的要求也比較高,他的臺詞也很簡潔,徐導的片子都風格化比較明確、明顯。大傢一看影像,或者是表演就能知道這是徐導的電影。
鳳凰網娛樂:你這次武打戲份也挺多是嗎?
李光潔:挺多的。
鳳凰網娛樂:有做哪些準備工作?
李光潔:提前十天,一周到十天的時間,具體時間我忘記瞭,差不多是一周到十天的時候都在訓練,是徐導的師兄在訓練我們。
鳳凰網娛樂:你主要練習瞭哪些拳法?
李光潔:就是形意拳、八卦掌這些。
鳳凰網娛樂:徐浩峰要求都比較實在,你拍的時候有沒有受過傷?
李光潔:就是手上全是磨的,抓刀抓的全是泡,當拍的時候就是被導演看見瞭,還以為能獲得導演的這種心疼或者表演,結果導演看完之後就說一句你握刀握太緊瞭,然後就走瞭。
鳳凰網娛樂:那個刀是實刀嗎?不是刀具?
李光潔:就是真刀。
鳳凰網娛樂:那導演真的是什麼都要真實的。
李光潔:對,他不糊弄他的電影,也糊弄觀眾。
《刀背藏身》演員改不瞭臺詞,許晴是劇組裡的哆啦A夢
鳳凰網娛樂:這次你跟像許晴、春夏的這些演員合作,你有什麼感想嗎?跟他們合作。
李光潔:我就更晴姐有對手戲,春夏在組裡沒有碰上,我們沒有對手戲,然後黃覺也沒有對手戲,我大部分是跟,就是我出場的時候,春夏他們都還小,還是小孩的時候,我們時期不是一個時期,我說的太多是不是劇透瞭?
鳳凰網娛樂:沒有到劇透。
李光潔:但我覺得這已經算劇透瞭,今天會發佈《刀背藏身》的定檔日期,等時間確定之後希望大傢都能走進電影院去支持徐浩峰導演的武俠電影《刀背藏身》。
鳳凰網娛樂:跟許晴合作感覺如何?
李光潔:我跟晴姐之前2004年就合作過一次,晴姐一直都是在組裡特別關心每一個人,然後照顧每一個人的一個特別好的一個人。她會就是有什麼各種,她就像一個哆啦A夢一樣,你指不定變出一個好吃的、好喝的就給你,她會準備很多東西在現場,然後特別溫暖的一個人。
鳳凰網娛樂:除瞭這個打戲之外,你覺得《刀背藏身》還給你帶來瞭什麼挑戰?
李光潔:你看徐導的電影很重要的就是他有一點就是臺詞,你會覺得他的臺詞特別的精煉,這個可能對於大部分的演員都是一個要求,因為其實大傢很多時候都是會變成人物的語言,就有時候會臺詞多一個字少一個字,或者標點符號大傢斷句、語言節奏不一樣,但是在徐導的電影裡你會發現,他尤其是在臺詞上,他的風格化特別明顯,你不管看他是編劇的作品,比如說像《一代宗師》,像《師父》,他之前的這幾個作品,你都會覺得他的臺詞,你會發現多一個字、少一個字都沒有,都非常的精準的去表達人物。這是他作為一個作者,小說作者、劇本作者,包括電影作者,非常有風格化的一個特點。
所以我們在拿到劇本之後,對於臺詞的準備都是完完全全按照劇本,連個標點符號都不會錯的這麼個方式去工作的。一開始是不太習慣的,可是當你久瞭之後,你在這個劇組久瞭之後反復的去咀嚼這些臺詞之後你會發現,這些每句話都是一定在徐導的腦子裡過瞭千遍、萬遍瞭。我當時在想為什麼導演要要求我們一個字不帶錯,我為什麼不能變換一下,後來我嘗試瞭一下發現,你隻要換一個標點符號的位置,或者多一個字、少一個字,這句臺詞的味道就完全變瞭。這也是徐導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他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鳳凰網娛樂:就是說如果你們改一下對白的話,就會打破他的節奏是嗎?
李光潔:打破他的韻律,他臺詞的意境,包括人物的意境,包括時代背景的意境都不一樣。
鳳凰網娛樂:徐浩峰在現場是怎麼給演員講戲?
李光潔:他是鼓勵式,他會用特別近乎以誇張的方式去鼓勵你,他會邀請全組工作人員為你每拍萬條為你鼓掌,他會贊揚你貢獻瞭偉大的表演,他會用偉大這兩個字。
鳳凰網娛樂:這個對演員來說這鼓勵還挺重要的。
李光潔:特別重要,因為演員是極其脆弱的一個職業,因為他並不知道自己演完這一遍之後會怎麼樣,我相信大部分演員都是這樣,他會非常急切的看到監視器後面這個人的反應。坐在這個位置的人皺一下眉頭、嘆一口氣都會,這個就像蝴蝶效應一樣,他都會對演員產生一個特別大的心理影響。即便你演的其實一般啦,但是導演那邊也會給你一個特別強有力的鼓勵,讓你充分建立你的自信,人一旦有瞭自信之後有很多事情就會做的相對比較好一些。
鳳凰網娛樂:拍瞭徐浩峰的戲後,還有什麼武俠片的角色是你想嘗試的嗎?
李光潔:因為是這樣,就是每個導演,尤其是電影,每個導演的風格都不一樣,演員其實他更像一種液態的物質,就是你如果這個導演是圓形的杯子,你可能倒進這個杯子裡你就是圓形的,方形的被子你倒進杯子裡是方形的,所以這是演員的特質。你不同的風格的電影,不同的動作、設計,不同風格的電影類型,可能都對電影的要求是不一樣的。所以,這都要根據這些去決定我來塑造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呈現一個什麼樣感覺的角色,所以演員不能自己在傢設想好瞭,到現場發現其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就更多的時候是要跟著整個影片的風格去變化而變化的。
在劇組每天陪徐浩峰練武術,喜歡他的《師父》《箭士柳白猿》
鳳凰網娛樂:《刀背藏身》你是拍瞭多久?
李光潔:我前前後後加一起有一個多月。
鳳凰網娛樂:一個多月的時間,每天是個什麼樣的工作強度?
李光潔:還好,其實工作正經拍其實還好,但就是不拍的時候比較辛苦,老跟導演得練,導演就是拿兩個棍就給你一根,然後你得跟他練。
鳳凰網娛樂:每天都練?
李光潔:他其實更多的是讓你,因為我們不是常年在武術的環境裡、在動作的環境裡,他隻要在現場忙完,就是他作為導演這一攤兒工作做完之後他就會給你建立一個,就是打個比方說,你在一個漢語的語言環境裡你要去學英語,和在一個英語的語言環境裡去學英語,可能得到的效果是不一樣的,他就是不斷的給你建立一個武術的環境,隻要休息的時候他就在跟你練,可能跟要拍攝的這個東西沒有太大關系,他也不停的在跟你練,他就是要跟你建立一個這樣的語境。
鳳凰網娛樂:所以不拍的時候也挺辛苦的。
李光潔:對。
鳳凰網娛樂:你之前看過哪個徐浩峰的電影印象是比較深的?
李光潔:《師父》我很喜歡,《箭士柳白猿》我也很喜歡,對,很多人不喜歡,但我很喜歡。我幸虧是先看瞭《師父》,我要先看《箭士柳白猿》的話,可能會看不懂。
鳳凰網娛樂:為什麼?
李光潔:就是那個語境是太新鮮瞭,他的風格在目前的武俠電影裡面沒有,他是一個全新的一個講述電影、講述武術的一個方式,就是《一代宗師》,更多是王傢衛的風格,雖然劇本是他的。就包括《道士下山》原著是他的,但其實更,我個人認為就特別標志性的徐浩峰的作品是《箭士柳白猿》。
鳳凰網娛樂:看《師父》之前,你沒有看過這樣的電影,然後你演瞭這個徐浩峰電影之後。
李光潔:其實也不是說沒看過,就是很像我小時候看到的武俠類的電影。
來戛納拒絕跟雷佳音溝通,工作之餘一口氣看完《權遊》
鳳凰網娛樂:來戛納之前有跟雷佳音交流過嗎?
李光潔:他不會懂的,告訴他,他也不會懂的。
鳳凰網娛樂:你微博上發瞭好幾條《權遊》的內容,是忠實粉絲嗎?
李光潔:我特別幸運的是,我一口氣從頭看完的。之前我都,我一般看戲是這樣,比如說我現在關註一個戲,我現在不會看它,因為我忍受不瞭這種等待下一集的這種煎熬,我就得養著它,等把它養肥瞭再看。
鳳凰網娛樂:你是什麼時候開始一口氣看完?
李光潔:大概是一個月前。
鳳凰網娛樂:覺得大結局怎麼樣?
李光潔:當然後來又看瞭好多,就是說因為他劇本被泄露瞭,但我更喜歡他泄露之間的那個結局。因為其實大傢批評大結局,就是說什麼的都有,然後罵的多難聽的也都有,馬虎炮誰都會,對。就是誰不服誰寫一個試試去,因為前邊寫的太好瞭,到這個,那個我們行內有一句話叫編筐編簍,全在收口,這句話的意思是,你不管是做什麼,最後那個收口的工作是最難的。就是起頭和開尾,就是結尾這兩個是最談的,權遊像這種戲被全球觀眾所推崇、追捧、熱愛的一個戲,到最後的這個結局,其實不管怎麼看,就是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事,都無法滿足所用觀眾的喜愛。
但是,我們不能用最後一集來去評判這個戲到底的好與壞,它隻是八季裡邊其中的一季,我看待一個作品更多的看待是它的整體,我們尤其是作為業內人士,更多的是要看到他們的好。比如說他們怎麼通過臺詞去塑造人物,怎麼通過場面去塑造人物,怎麼通過故事節奏去塑造人物,等等等等,我們更多的是要學習好的東西,批判的東西是什麼呢?是我們跟人傢一個水平,或者差不多或者比人傢高再去做。可能我們現在距離有點遠,現在我們就一味的去用這種方式,我可能這不是我的方式。
鳳凰網娛樂:你的新劇《我在未來等你》也進入宣傳期,能介紹一下這次飾演的角色麼?
李光潔:對,這個也是跟我之前所有拍過戲的類型都不大一樣,是演一個高中老師,然後跟一幫孩子差不多1997年、1998年、1999年,就是小孩們一塊去工作,然後六月份,可能五六月份會跟大傢見面。一個青春,就是它的洋溢的那種青春是撲滅而來的,我在拍攝的時候沒有什麼太多的感受,就是當我看粗剪和配音的時候會很激動。我一直都不太知道,我在裡邊到底會是一個怎樣的呈現,可當我看完粗剪之後,我初期的發現我在裡邊表現的還挺好的,然後我就很開心,然後就很希望這個戲能很快的跟大傢見面。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
來源:鳳凰網娛樂專稿